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 正文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上传时间:2018-07-22 20:14  来源:www.akioota.net  手机版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來源:桌子的生活
 
01.
 
袁詠儀曾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談到對兒子的教育問題。
 
她對兒子張慕童十分寶貝,但是,在兒子心中,她是一個“母老虎”的形象。甚至在接受采訪的前幾天,她還對兒子進行了體罰,用板子打了兒子手心。
 
因為害怕媽媽體罰,張慕童每次考的不好的試卷都不敢給媽媽簽字,只是偷偷拿給爸爸看,父子倆一起“瞞天過海”,袁詠儀也成為家中當之無愧的“獨裁者”。
 
這樣的教育還是對孩子產生了影響。
 
校方向袁詠儀他們反映,孩子在上課的時候很難集中註意力,經常去打擾別人,甚至變得易躁易怒。
 
他們擔心孩子是不是有多動癥或者自閉癥,讓家長帶孩子去看心理醫生。
 
這一下,袁詠儀夫婦嚇得不輕,於是帶著孩子去醫院。
 
結果一檢查,發現根本不是孩子的問題,而問題的根本是出在袁詠儀身上。
 
因為她凡事太主觀,只按照自己的方式來,不願意傾聽兒子的意見,一旦兒子稍有違背,她的操控欲就出來了。
 
於是,孩子在她的面前就表現出了疑似多動癥或者自閉癥的現象,這是孩子反抗母親操控欲的應激模式。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孩子在這樣的情況下,有一天,甚至很認真地對爸爸說:想要換一個媽媽。
 
兒子的這句話,讓袁詠儀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開始反思自己。
 
自己強烈的操控欲,雖然看上去在幫孩子做一些對他好的決定,但是養孩子不是組裝電腦,不是把所有最先進、最頂級的軟件全部塞進去就行,你還要看硬盤本身是否能夠容納。
 
孩子是獨立的個體,他們會有自己的思想和行事方式,做媽媽的,只能是引導,而非操控,強勢的母親,不管是對兒女,還是對家庭,其實都能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著名心理學家阿德勒曾說過:
 
假如母親較富於權威性,整天對著家裏其他的人發號施令,女孩子們可能模仿她,變得刻薄好挑剔;男孩子則始終站在防禦的地位,怕受批評,盡量尋找機會表現他們的恭順。
 
所以,一個強勢的媽媽最後教育出來的是懦弱的兒子和強勢的女兒。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02.
 
前段時間,臺灣明星狄鶯的兒子孫安佐在美國被捕。
 
警方在孫安佐美國的家裏搜出了手槍、防彈背心以及1600多發子彈,更可怕的是,他還揚言要炸了學校。
 
而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才18歲。
 
事情發生後,很多人都在批評狄鶯的教育方法。因為她對孩子的教育,有著近乎變態的控制欲。
 
因為自己和丈夫個子都不高,狄鶯十分註重兒子的營養。每一餐都是根據營養師的搭配,每周吃幾次牛肉、深海魚蝦,都有嚴格的規定。
 
11歲的兒子,被逼著要吃一個成年人的份量。一頓飯吃兩個小時,狄鶯就盯著兒子兩個小時。
 
一次,孫安佐去同學家玩,得知同學招待兒子喝粥,狄鶯十分氣憤,覺得兒子吃得太寒酸,從此命令兒子不許和同學來往。
 
兒子要是低於80分,她就異常憤怒,打電話給老師詢問兒子在校的表現,言辭激烈地指責兒子。
 
童年的孫安佐總是擔心自己哪裏做的不好,引起母親暴走,他根本沒有時間去看動畫片、打遊戲,每到9點準時睡覺。
 
在這樣的高壓下,他一方面對母親的控制欲極其的反感,一方面又有強烈的道德枷鎖,因為媽媽都是為了我好,在長期的矛盾心理和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的自卑感之下,他的性格終於扭曲。
 
他經常在下課後或者去圖書館時,穿軍裝,戴防毒面具,槍支彈藥。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直到他最後揚言要“炸了學校”,校方引起重視,隨即報警。
 
盡管狄鶯夫婦火速趕到美國,上下奔走,還是免不了兒子孫安佐可能會面臨的牢刑或者遣返回臺灣的懲罰。
 
狄鶯愛自己的孩子嗎?當然愛,只是她所謂的“愛”變成了控制,她忘了,自己所認為的“愛”,不一定是孩子需要的。
 
將自己的思想強加到孩子身上,去控制孩子的行為和處事方式,簡直就是在扼殺孩子的天性,千辛萬苦,終於把孩子養成了“廢材”。
 
抱歉,愛就是愛,控制就是控制,沒有什麽“我控制你”是因為“我愛你”、“都是為你好!”,這是完全的強盜邏輯!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03.
 
導演張艾嘉在兒子出生後,立誌將他培養成一個紳士。
 
她要求他從小就開始穿禮服,學習吃西餐,坐車時要站在汽車前等待司機拉門,再高興也不許哈哈大笑,只能微笑地表示自己很開心。
 
兒子在媽媽的操控下,越來越像個小紳士,英式口語無可挑剔,鋼琴小提琴信手拈來,在學校整天都能保持幹凈與禮貌。
 
不僅如此,張艾嘉還把他推到公眾面前,將他打造成一個著名童星。
 
可是,媽媽做得越多,他越不快樂。
 
所有的朋友和同學只能仰視他,卻不會靠近。媽媽也只會安排他能做這個,不能做那個。
 
他變得很孤獨,過早失去了天真,成為媽媽眼中最完美的孩子。
 
高調和宣揚終於給兒子招致禍患,他被綁匪綁架,最終雖然營救成功,卻變得神經質。
 
兒子再也不願意與張艾嘉一起出席任何公共場合,一回家就反鎖自己的房門,就連吃飯也不出房門半步,只允許傭人把飯放在門口,等傭人離開了才偷偷開門把飯拿進去。
 
看著兒子對自己的冷漠和疏遠,張艾嘉的心就像被揉碎了一樣疼。
 
為了挽回兒子,她不再強勢地幹預他的生活,讓他由著自己去做想做的事。
 
摒棄西餐而吃想吃的漢堡,丟掉禮服穿想穿的T恤牛仔褲,不再強迫他苦著臉去聽交響樂。帶著兒子去旅遊,讓他自己決定去哪裏和各種旅行計劃。
 
一次在埃及,在獅身人面像前,兒子突然說了一句:媽媽,謝謝。
 
那一瞬間,張艾嘉淚流滿面:
 
我讓他成為全校最優秀的學生,他沒有謝謝我;
 
我讓他成為當紅第一童星,他沒有謝謝我;
 
我傾家蕩產去交贖金,他也沒有謝謝我。
 
可是當我把自由交還給他,他那麽由衷地感謝我。
 
一句謝謝,頓時讓我覺得所有的榮耀,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她終於懂得,為孩子做得太多,反而是害了他。
 
孩子有自己的方向和思想,即使是父母,也不能強行改變他的軌道。
 
這也是很多母親的通病。
 
她們生下了兒女,卻在親子關系中沒有註意分寸感。覺得我賦予你生命,那你就必須聽我的安排,按照我給你制定的道路來。

袁詠儀:在他眼裏,我曾是個壞女人

紀伯倫有一首詩裏寫道:你的兒女,其實不是你的兒女。他們是生命對於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他們借助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他們在你身旁,卻並不屬於你。
 
孩子和父母應該是平等的,他不該替你完成你未竟的夢想,也不該背負上本屬於你自己的人生,他有自己想要走的路。
 
那些操控孩子母親,並不能收獲到一個十全十美的孩子,相反,只會將孩子訓練成一個只懂執行母親命令的傀儡,沒有自己的想法與獨立思考的能力。
 
真正的愛,應該是放手而不是操控,是在你的引導下讓孩子變成更好的自己,而不是讓你變成一個專制者,讓孩子成為只會服從命令的奴仆。
 
最後用但丁的一句話結尾吧:這世上所有的暴君都借著愛的名義施暴,但這都不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