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军事家 > > 正文

到台湾后的蒋介石是怎样重整旗鼓、改党整军?

上传时间:2015-12-14 17:34  来源:十万个为什么  手机版
改组党政
    1950年8月5日,中国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正式成立。上午10时,在台北中央党部举行就职宣誓典礼。参加典礼除了16名十央改造委员之外,还有中央评议委员、中央常务委员、政治委员及各部“部长”等百余人。其中,大陆时期的显赫人物居正、于右任、邹鲁、阎锡山、张群、何应钦、王宠惠等也到场监誓。宣誓典礼由蒋介石主持,16名中央改造委员神情庄重,面对蒋介石,高举右手宣誓:“遵从总裁领导”,“竭智尽忠”,完成改造任务。如果背誓,甘愿“受党纪之严厉制裁 ”。《改造》第1期第11页。蒋介石致训词,要求中央改造.
到台湾后的蒋介石是怎样重整旗鼓、改党整军?
委员:
    要下“本党改组决心”,担负起“改造党政、改造国家的责任”,“从头做起”。1950年8月6日台湾《新生报》。
    宣誓毕,由蒋介石主持召开中央改造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会议通过了《中央改造委员会大纲》。大纲共9条,其中规定: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由蒋介石遴选中央改造委员会15—20人组织之;改造期间该委员会行使中央执委会与中央监委会职权(第六届中执委会与中监委会职权在《本党改造之措施及其程序》中已明文规定:“停止行使”);在中央改造委员会之下设一处七组五会,即:
    一处为秘书处,掌理中央改造委员会议事、总务、文书、会计、人事及党员抚恤抚助及其他事项。秘书处设秘书长1人,由国民党总裁提名任用,仰总裁旨意与本会议掌理事务,并对各组会尽督导之责。
    七组为:第一组负责对大陆事项;第二组负责党外团体与民众运动指导事务;第三组负责海外各级国民党组织训练;第四组负责党的宣传工作;第六组负责搜集各种情报与研究;第七组负责国民党经营企业事业管理。
    五会为:干部训练委员会、纪律委员会、财务委员会、党史史料编纂委员会、设计委员会。
    各处、组、会负责人,均由蒋介石指定。蒋派心腹大将张其昀、周宏涛为中央改造委员会正副秘书长;派陈雪屏、谷正纲、郑彦棻、曾虚白、袁守谦、唐纵、郭澄分任第一至第七组主任;派李文范、陶希圣、蒋经国、俞鸿钧等人分任各会主任委员。
    为了进一步指导国民党改造,蒋介石还发表了《本党今后努力的方针》、《本年度工作检讨与明年努力的方向》、《高级干部同志应有的责任》、《本年度党的重心工作》、《改造地方党务须知》等20多篇报告和讲话,主持制订了《中央改造委员会各处组组织章程》、《本党当前急切工作要项》、《中国国民党现阶段的政治主张》、《党务违反党纪处分规程》、《中国国民党从政党员管理办法》、《中国国民党征选人才实施要点》等案。在蒋介石的讲话与各项章程中,提出了改造国民党的方针与纲领,具体为:
(1)“排除派系观念”,“打倒地域关系”,“整肃党的纪律”。
(2)“铲除官僚”,“改变党的作风”,“革新党的组织”。
(3)“坚持反共抗俄战争,恢复我中华民国领土主权的完整”,“建设新国家”。张其昀:《先总统蒋公全集》第2册第2053—2054页。
    为了接受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教训与借鉴中共成功的经验,蒋介石一方面要国民党成为明了国民党几乎已经到了灭亡的绝境,整个生命寄托在台湾省,而台湾前途的成败利钝,完全看改造得失而定,告诫国民党员一定要认真进行改造。另一方面,蒋介石要国民党员学习《辩证法》、《中共干部教育》、《中共工作领导及党的建设》、《中共整风运动》等四种书籍,企图借鉴中共整风的方法,使国民党起死回生。当一切工作准备就绪之后,声势浩大的国民党改造运动在全岛展开。
    国民党改造运动大致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从1949年1月至1950年7月,是国民党改造运动的筹备阶段。
第二阶段:从1950年8月至1952年4月,是国民党改造运动的全面展开阶段。此一阶段的主要工作有三项。
(1)接管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会职权,制订颁发改造的具体政策的规程。
(2)直接督导和控制各级党部改造委员会进行改造。
(3)发展组织,正式组建党部。
第三阶段:从1952年5月至10月,国民党改造运动的完成阶段。此一阶段的重心工作是为国民党“七大”召开作准备。
    在长达两年多的国民党改造运动中,蒋介石感到最得意的,就是重新整顿了国民党各级组织。
    前面说过,蒋介石在总结失败原因时,认为国民党“中央组织之庞大复杂,内容之分歧矛盾”,导致了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
    国民党败退台湾之后,“只见党部,不见党员”,组织系统完全涣散。为了整顿各级组织,蒋介石主持制订的《中国国民党省级暨所属党部改造之措施及其程序》及《中国国民党干部训练计划大纲》分别于1950年9、10月份通过,并颁布实施。10月还通过了《中央直辖职业党部改造委员会组织章程》、《小组组织规程》、《特种党务改造实施纲要》等案。
    根据上述诸案要求,省级及县级改造委员会由上而下逐级成立。省级改造委员会由中央改造委员会遴选之;县级改造委员会由省级改造委员会遴选报请中央改造委员会核派。区党部不设改造委员会,由县级改造委员会督导。各级委员会成立后应接管各级党部及所属党部并接管所经营事业机构。当这些工作进行完之后,应扩大宣传、教育工作,主要内容是:讲授国民党改造案和“有关法规”;宣传改造的意义与措施;发动党内反省检讨运动,厉行新作风;宣传国民党现阶段政治主张并研讨具体实施办法;发动国民党员归队;重新调整划编区党分部小组;饬行党员整肃;吸收新党员;加强党员训练;完成省以下各级党部之正式组织。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还规定:省、县(市)改造委员会及所属区党分部完成改造工作期限为:区党分部限5个月完成;县改造委员会限7个月完成;省改造委员会限9个月完成;待改造工作正式完成之后正式成立各级党部,改造委员会于各级党部正式成立行使职权后立即撤销。
    从1950年8月至1951年3月,国民党各级党部改造委员会全部成立。与此同时,在全岛大张旗鼓地展开办理党员重新登记及编队工作。1950年12月23日,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发出党员归队的号召,规定从1951年1月4日至23日,以20天期限重新登记党员。在办理党员登记时,蒋介石特别强调要加强党员的纪律性,要有组织观念,要严格登记。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根据蒋介石的要求特发出通报,明确规定:
(1)凡脱离组织之党员,未参加此次党员归队登记者,一律撤销其党籍。
(2)党员登记日期定为20天,不得展延。
(3)各主办单位于登记结束后,15日内将报到党员纳入组织。
    据台报载:1947年9月国民党实施党团合并时,进行党团员总登记,全国参加总登记的国民党员共计160余万人。亡命孤岛之后,国民党自己宣称有 252042人,但在实施党员重新登记的两周内,登记者仅20258人。台报认为国民党中央监察机构的改造较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监察委员共589人,经重新登记发现:死亡6人,留居大陆及情况不明者84人,在港澳及海外者107人,开除党籍者62人,未归队者25人。在台的305名中央监察委员仅有个别人未归队中国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秘书处编:《一年来工作报告》,1951年8月版。。对于未归队的国民党中央委员,一律撤销其党籍。对于归队的党员,要求进行宣誓仪式,表示对蒋家小朝廷的忠心与无条件的服从。所有的党员都必须纳入组织,通过小组的形式加以控制。
    在党员重新登记的基础上,国民党各级党部与组织系统相继建立。与此同时,开始从本地人口中吸收新党员。在接收新党员方面,蒋介石特规定四条标准:
(1)“愿为反共抗俄而坚决奋斗者”。
(2)“有刻苦耐劳之生活习惯者”。
(3)“能深入社会为民众服务者”。
(4)“工作努力能起模范作用者”。
    这四条标准表明蒋介石选拔新党员仍以坚持反共作为首要条件。同时也说明国民党正在开始接受大陆失败的教训,注意“以身作则”。蒋介石此时还比较注意国民党组织的社会基础,确定“以青年知识分子及农工生产者等广大劳动群众为社会基础,结合其爱国的革命知识分子为党的构成分子”。据国民党中央1952年8月统计,国民党的成分构成是:农工分子占4931%,高中以上知识分子占2977%,25岁以下青年占3529%。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史委员会编:《革命文献》第77辑第119页。
    在国民党党员重新登记的基础上,改造运动的中心点在于整饬“党纪党德”,淘汰“腐败分子”。根据蒋介石的旨意,《本党改造纲要》第八条作了如下的规定:“旧有党员应予彻底整肃之条件”。
(1)“有叛国通敌之行为者”;
(2)“有跨党变节之行为者”;
(3)“有毁纪反党之行为者”;
(4)“有贪污渎职之行为者”;
(5)“生活腐化,劣迹显著者”;
(6)“放弃职守,不负责任者”;
(7)“信仰动摇,工作弛废者”;
(8)“作不正当经营,以取暴利为目的者”。中国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秘书处编:《一年来工作报告》,1951年8月版。
    “党员与干部均应透过组织,由上而下整肃,但干部得由上而下先行整肃”。
    据统计,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成立一周年所制裁的党员违纪案共计126人,其中有116人被开除党籍。许福明:《中国国民党的改造》第98页,台湾正中书局1986年版。
 
整顿军务
    蒋介石将海南、舟山两岛军队撤至台湾之后,决定“整饬军队”,加强对台湾的防守。由于蒋介石已经认识到“国军”完全习染了北洋军阀的毛病,决心首先清除军队的恶习。此项工作蒋介石交陈诚去办理。
    陈诚认为“国军”中最大的恶习是“吃空额”。许多部队只在纸上留有番号。这种现象在大陆时期司空见惯。国民党兵败退台后,陈诚花了相当大的力气,对国民党残兵败将进行
    收容整编。他当时严格规定,凡是来台的部队,必须先放下武器,然后按照指定地点登陆、行军、宿营。由于第一支部队都经过重新登记,有了准确的人数,并按人口发给薪饷,便使长期以来缠绕国民党军队的“吃空额”现象有了很大的改进。其后,陈诚又对军队实行三次整编。第—次整编,目的在于统一编制;后两次整编意在减少指挥机构,将权力集中。经此整顿,“老弱无能”的军官被裁掉数万人,同时撤销了军队中的60多个番号,将撤掉番号的残兵充实保留番号的机构。整编之后,陈诚对外界吹嘘说:
    “现在经过整编的军队,战斗力量增强,一个军可打共匪三军,这是有把握的。”何定藩编:《陈诚先生传》资料辑录(台湾)。
    陈诚还狂妄地宣称:明年要到南京去欢度“国庆”。
    蒋介石在陈诚整编军队的基础上,进一步整顿军纪,严加训练。为了便于统一指挥、调动军队,蒋还效仿美式建制,重建军事体制和首脑机关。此举的最大特征是最高军权集于“总统”之手。“总统”之下分设“军政系统”与“军令系统”、“政工系统”,很显然,后一种制度是仿效苏联与中共做法。“军政系统”为“国防部”,设人事、人力、物力、军法、法规、战略计划研究、军事工程等4室5局5委员会,主管军事行政。“军令系统”为“参谋总部”,辖“陆军”、“海军”、 “空军”、“联勤”、“警备总司令部”和“宪兵司令部”,还直辖澎湖、金门、马祖防卫司令部,主要执行“总统”的军令,指挥“三军”。“政工系统”为“总政治作战部”,设立人事、党务、保防等9处4室1委员会和5个总队,隶属于“国防部”。该部职能是:掌理“国军”政治作战政策、军事新闻、心理作战、组织训练、政治教育、文化宣传、康乐、监察、“保密防谍”、军眷管理、官兵福利及战地政务等业务。
    军事机构恢复政治工作制度,“国防部”增设“总政治作战部”,此举是蒋介石退台后实施军事改革的重要步骤。他在总结国民党兵败大陆的教训时,认为“政治训练的缺乏”是其一,士兵“不知为何而战”。张其昀:《先总统蒋公全集》第2册第1947页。他认为必须加强政治工作。如何加强政治工作呢?蒋介石当时采取了以下三个步骤:
    第一步:统一军人思想。蒋介石当时发表若干篇讲演,其中尤以下列四篇最为重要:《革命魂》、《军人魂》、《民族正气》、《汉奸必亡与侵略必败》。这四篇文章的核心就是要求明确“为谁而战?”“为何而战?”蒋介石宣称:“我们是为从共匪狂暴下拯救父母与亲人而战,我们必须消灭共匪,否则他们便要消灭我们。”
    第二步:组建政治部与设立政工制度。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反共需要,二是为了让蒋经国在军队抓权,为日后再度升迁作准备,公私兼顾,当然重心在后者。
    对于蒋介石的这项军事改革,董显光评论说:“士兵与军官之训练,在政治的意义上,尤有必要。在过去,中国的将领只要其部下忠于个人,而不使他们知道对其敌人作战之任何理由。这就是军阀制度所由产生之故。蒋总统却具大不相同的观念,要使官兵早日认识其所从事的政治目标。当然这些目标都是为着人民的福利。蒋总统认为士兵如果不知道为何而战,那他们就只是一种募兵,而募兵是不会成为优良士兵或斗士的。”
    “中国军队中所建立之政治作战制度,其主要目的在激励军队的高度战斗精神。为达此目的,每一军官或士兵必须充分信仰三民主义,并具有为三民主义而不惜任何牺牲之坚决意志。”董显光:《蒋总统传》第622页。
    夏宗汉先生将蒋介石此举称之为唐代的“监军制”,他认为“监军制”有其缺点:
    “由工商管理学的观点去看,政工监军制度的弊病在为了减少兵变风险,而分散指挥官事权,因此减低了效率。如果行之过甚,则军队虽然忠字当头,没有兵变的危险,却也使指挥系统的效率降低,有碍克敌制胜。指挥官作业之最终目的在求胜,目标是战场上的敌人;政工监军之目的在肃反,其目标为军中内部的不稳分子。为了求胜,优秀的军事人才比较重要;为了肃反,政治热情分子比较受重视。”“两者往往难以兼顾。”香港《明报月刊》1978年6月。
    “政工制度,虽由苏联红军的政委制衍变而来,却‘性相近而习相远’,和中共比较,更差之远甚。”江南:《蒋经国传》第254页。
    蒋介石要蒋经国出任“总政治部主任”一职,本来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但小蒋有老蒋的尚方宝剑,加之蒋有“吃苦耐劳”作风,“国军”政工亦有声有色。蒋经国到任之后,首先提出两个主张:一是消除吃空缺,二是军队不能滥用私人。为了使政工步入正轨,他要求从事政工的干部只“讲政治的责任,而不讲政治的欲望。”在部队全面倡导“人事公开、经费公汗、意见公开、赏罚公开”。凡涉及人事、经费、意见和赏罚问题,必须经过公开讨论,有士兵代表参加,部队长不得徇私。当部队风气稍有好转之际,蒋经国又将工作重点放在以下四个方面:
(1)“肃清匪谍,转移风气,推行思想教育”;
(2)“严密军队组织,提高军中文化,推行克难运动”。
(3)“健全一切组织,推行实践制度,改善官兵生活”。
(4)“要求全体官兵把思想变成信仰,把信仰变成力量,要做到政治上永不屈服,在战场上永不投降”。钟声:《蒋总统经国先生》第124页,台湾立坤出版社1984年3月版。
 
    对于蒋经国的做法,江南评论说:“新制(政工)实施后,对军队的福利、纪律以及战斗力的改善,有显著贡献。”江南:《蒋经国传》第253页。
    蒋经国的老部下孙家麒对蒋经国出掌“总政治部主任”以来的工作评论说:
    “假使太子先生在他总政治部主任的第二个任期届满之时,能够依法飘然引退,不再暗地里玩弄魔术手法,我们真要再为这位当年的‘打虎英雄’大声喝彩,称赞他是重建国军的第一功臣”。孙家麒:《我所知道的蒋经国》第9页。
    尽管江南、孙家麒对蒋介石让蒋经国掌管政工颇有异议,对蒋经国的其他做法也有不同意见,但对蒋经国初任“总政治部主任”的工作成效均表钦佩。这说明蒋经国的确不负父望。
    第三步:创办政工干校。此项工作蒋介石交儿子去办。蒋经国让赣南时期就追随他的王升草拟建校计划。1951年2月,成立于建校委员会,选定台北近郊北投的赛马场为政工干校的校址。干校的训导方针是:
    “以培养笃信三民主义,服从最高领袖,忠党爱国,坚决反共抗俄之健全政治工作干部,使能参与陆海空军各级部队……共同完成国民革命第三任务使命为教育宗旨”。台湾《国军政工史》第1565页。
    通过该校的创办,蒋经国大量网罗“人才”,使政工干校成为台湾的黄埔,门生遍布党、政、军各界,为日后蒋经国升迁护航保驾。
    在军队整顿过程中,蒋介石还对军官队伍进行调整,制定制度。蒋的具体做法是:
(1)实行军官“假退役制度”。这一制度主要针对年高失势的将领而言。通过此一制度,蒋介石让阎锡山、徐永昌、何键等140名少将以上的高级军官和一批校级军官退出现役,以免碍蒋氏父子的手脚。
(2)实施军校教育制度。蒋介石规定:国民党军队的各级军官一律经过军校培养和轮训,以造就出“效忠党国”、“领袖”的各种指挥人员。
(3)建立“军事主官任期制”。蒋介石规定:各主要军事单位指挥官每两年变更一次,实行轮换制,以防止军事主官拥兵自重,权力膨胀。此一制度使国民党军队“将不知兵,兵不知将”,高级将领不能在军队里从容培植个人势力。借此规定,蒋氏父子先后将孙立人、桂永清、王叔铭逼下原位来。此一制度成为蒋介石有效控制军队和维护在军中最高统帅地位的重要手段。孙家麒对此一制度的评论更为深刻:
    “所谓,‘任期制度’也者”,乃是蒋氏父子所玩的一套“政治魔术”,对于他们“所不喜欢或不需要的人,不必找任何理由或借口,可于任期届满时,冠冕堂皇的炒其鱿鱼”;对于他们“所喜爱的人,可以使他继续连任,真正无法再连任时,又可以派往另一重要单位过渡两年,然后再卷土重来,依然有再来4年的机会”。孙家麒:《我所认识的蒋经国》第11页。
    蒋介石上述诸项军事“改革”措施的实施,一方面为国民党军队革除弊端、改善军队风气与“确保台湾”起了一定作用。另一方面为蒋介石的军事独裁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并将军队“国家化”,转变为军队“蒋家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