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 正文

女子夏穿8件毛衣冬穿10雙襪子 被誤認為"神經病"

上传时间:2018-07-24 16:57  来源:www.akioota.net  手机版

女子夏穿8件毛衣冬穿10雙襪子 被誤認為"神經病"

劉女士向記者展示她穿的毛衣
  如果不是在病號服下,穿著厚厚的8件毛衣、兩條毛褲、兩雙棉毛襪子,今年45歲的劉女士文著細眉,和其他愛美的女士並沒有什麽區別。但在長達16年的時間裏,家住達州的劉女士越來越怕冷,越穿越厚,甚至炎炎夏日,也要穿上七八件毛衣,一旦脫下就會感冒。
  四川省人民醫院心身醫學中心科主任周波認為,劉女士的情況考慮為軀體形式障礙,原因非常復雜,和遺傳背景、社會環境有關。之前劉女士認為是流產後吹風扇導致的,其實跟這個並沒有關系。
  因“怕冷”她越穿越多
  19日,在四川省人民醫院心身醫學中心病房,成都商報記者見到了45歲的劉女士。在溫度並不高的病房裏,劉女士還不停地往自己身上裹被子。病號服下,劉女士掀開衣角,一件、兩件、三件……足足8件毛衣,下身也是兩件毛褲、兩雙毛襪子,這和炎炎夏日格格不入。
IFrame
  劉女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大約在2002年前後的夏天,自己因為感冒吃了藥,隨後發現自己懷孕了,擔心對孩子響,不得不選擇了流產。術後,自己吹了風扇,輸了液。“當時夏天沒有啥子感覺,到了冬天,就覺得自己比以前更怕冷了,多穿了些。”
  但讓劉女士沒想到的是,隨後,自己變得越來越怕冷,一年比一年穿得多,到後來,甚至夏天也需要裹上厚厚的棉襖、毛衣、毛褲,冬天時要穿10雙襪子,鞋子穿不進去,只能穿男鞋。夏天雖然蓋一床被子睡覺,但必須要穿著毛衣,因為晚上起床上廁所會冷。
  大夏天穿著厚厚的衣服,讓她在人群中顯得很異類,也飽受身心折磨。劉女士說,一開始看醫生,以為自己是氣血虛弱,吃了不少中藥,不見好轉。後來因為自己心慌氣短、感覺全身肌肉都不舒服,甚至還自殺未遂,有醫生說是抑郁癥。
  “也有人說我是心理上的原因。”劉女士說,自己也嘗試過,脫掉厚厚的衣服,但只要一脫,在半小時內,自己一定會冷得發抖、想吐,隨之而來是就是感冒、發燒、打噴嚏,有時候治療半個月都不見好。只得又把厚衣服都穿上。
  “有人說我是神經病”
  除了穿得厚,讓劉女士苦不堪言的,還有一活動就會出汗的毛病。“穿起走幾步,活動一下,渾身衣服都打濕。”劉女士說,每天上班,自己都會在胸前胸後墊上毛巾吸汗,拎著一大包衣服,到了單位先換下大汗淋漓打濕的衣服。回到家,第一件事也是換衣服,“每天用在換衣服、洗衣服的時間都是四五個小時,洗衣機就沒停過,陽臺上全是我曬的衣服。”劉女士說,不僅出汗,自己還尿頻,差不多每個小時都要跑廁所,因為穿得厚,所花費的時間比別人長,時間久了,總有人認為自己的工作在偷懶。
  不僅身體上的難受,劉女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自己的行為不被理解,“別人都覺得我是思想上的問題,還有人覺得我是神經病,有傳染病,不願意和我接觸。”劉女士說,周圍人的不理解,讓她的心理壓力越來越大。
  而16年以來,劉女士四處求醫,差不多已經花費了四十多萬元,家裏負債累累。同時,父親病逝後,劉女士還要承擔年邁的母親的醫藥費,丈夫下崗後又有心臟病,上高中的孩子要學費生活費,因此,患病後,劉女士不得不繼續上班。
  “在辦公室,有的同事訂10塊錢一盒的盒飯,為了省錢,我都是吃4塊錢的面,能吃兩天。”劉女士說,同事們都不知道自己為啥不吃外賣,以為我不愛吃,其實是因為太貴了。就連上下班一塊錢的公交車費,自己也舍不得,而選擇走路上班。
  2013年,劉女士曾到四川省人民醫院心身醫學科就診過,住過一段時間院,周波主任表示並不是短時間住院就能見效,建議她定期看門診。但劉女士說,在吃了八九個月藥後,因為經濟壓力,她沒有再繼續到成都復診。今年7月初,劉女士再次來到省醫院,原本是打算看門診拿點藥,但因為病情特殊加之嚴重貧血,被安排住院。
  “我現在覺得自己沒得好轉,就想知道,我到底是什麽病?”采訪中,劉女士不斷地強調,自己感覺病情沒有好轉,急切地希望有好的結果。
  醫生:軀體癥狀困擾,導致情緒不穩定
  對於劉女士的情況,四川省人民醫院心身醫學中心科主任周波認為,“她這種情況考慮為軀體形式障礙,原因非常復雜,和遺傳背景、社會環境有關。”就劉女士來說,她的社會性因素可能是貧窮導致的經濟負擔,之前劉女士認為是流產後吹風扇導致的,其實跟這個並沒有關系。
  “那個時候的情況可能是產後抑郁,隨之以軀體癥狀作為表現,慢慢一直延續。周波分析,劉女士的激素、體溫等都是屬正常的,“她感覺到冷,其實並沒有發燒,體溫也並沒有高,有時候感覺到熱,但體溫仍在正常範圍之內,是因為她的感觸器出了問題,對冷熱的感受出了問題,仍然是一個心理問題。一般的治療時間為半個月,物理治療一般為經絡電刺激,通過微電流和磁場去改變她大腦的功能。” 周波解釋說,目前劉女士患有的貧血、子宮肌瘤等問題,這些可能是軀體疾病的原因。因為軀體癥狀困擾,導致劉女士情緒不穩定,其實並不是老百姓所說的精神錯亂。“這種治療醫從性很重要,第二次治療要困難一些,要慢慢來。”醫生說。
  周波表示,目前的治療措施一方面是藥物治療,第二方面是心理治療,第三個方面是物理治療。“這個病人曾經在我們這治療過,並且已經治好了,和正常人一樣,只是她以為好了就沒事了,自己停藥了,停藥後又導致復發。”周波說,心理治療主要是讓病人知道這個病到底是怎麽回事,然後避免病人對這個疾病的誤解和恐懼,幫病人一起來分析原因,經歷了哪些生活事件以後導致了以軀體癥狀作為表達的一種形式,但往往在這個過程當中,病人可能有述情障礙。
  周波說,其實很多人都有訴情障礙,就是有痛苦和情緒問題時,不願意表達自己的情緒,即便表達情緒,周圍人都覺得你應該堅強一些,這會讓有痛苦的人覺得,如果說自己痛苦、難受的話好像是一種軟弱的表現,在這種文化背景下,慢慢地就更願意以軀體的不舒服來表達自己的情緒。
  周波說,所謂的心理問題不是需要語言表達心裏怎的難受,其實在臨床當中有一大部分人是以軀體的不舒服表現出來的。而劉女士是以怕冷的形式,有的人則以消化系統、心血管、頭暈頭痛等問題呈現。醫生建議,在工作生活中一旦有了壓力以及情緒問題,最好不要刻意去壓抑自己,要通過傾訴、運動等合適有效的方法去消解這些負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