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 > 鲜花礼品 > > 正文

“韭兰”“葱兰”是什么,能吃么?

上传时间:2016-08-18 15:18  来源:www.wsn.cn  手机版

夏日炎炎,虽然已经入秋了,可依然是酷暑难耐。爱问为什么网的小编真渴望一场长夏风雨。

说到长夏风雨,就叫人想到风雨花。风雨花应该源自英文,rainflower,与之对应有sunflower(向日葵),dayflower(鸭跖草),都是夏天的花儿。rainflower也开在夏季,国内一般指韭兰——也有葱兰,它们俩是一家子,亲密无间。在国外,rainflower泛指石蒜科葱莲属的各种观赏植物,种类多得很,但国内常见的只有韭兰和葱兰(葱莲)。

“韭兰”“葱兰”是什么,能吃么?

我幼年不认识葱兰与韭兰的时候,一度给它们取过自己的名字。如葱兰叫月亮花,韭兰叫彩霞花。因为觉得前者的花瓣如月亮般洁白明亮,闪烁幼微光泽。后者则如彩霞,胭脂红如水彩弥漫晕染,花蕊处有灿烂金黄。我为这样的灵感自鸣得意,以至于后来在书中看到它们的真实姓名,反而恋恋不舍。童年的异想往往有最纯粹的诗意,但在现实的道理与规则面前,总是很自觉地败下阵来。

“韭兰”“葱兰”是什么,能吃么?

六月到八月,韭兰和葱兰开得到处都是。时不时有网友发来照片问:这是什么花?于是一再重复,韭兰,葱兰,葱兰,韭兰。其实也好记得很,韭兰只开红花,葱兰只开白花。韭兰叶片如韭菜,纤长但扁平,葱兰则更细些,挺拔如葱管。故纵使不开花,也多可分辨。绿化带或公园里很喜欢用它们来做地被——「地被」可理解为「铺在地上的被子」,算是园林景观里一个术语,想象一下便知。葱兰像妹妹,一片白净天真无邪,开成一片,如白亮月光倾泻一地,土润溽暑的长夏树荫下,光明得叫我想起一身白衣登场的黄蓉。

“韭兰”“葱兰”是什么,能吃么?

它还有一别名,曰玉帘。韭兰则叫红玉帘。听上去都像出现在古诗词里的名字,实则不然。葱兰韭兰原产南美,引种至中国应该是近现代的事情。所以说古典园林里一般看不到它们的存在,都该在现代化的公园或绿化带里,才比较常见。

韭兰更像姐姐。略文静秀气些,呼朋引伴的情节在它身上出现的略少(事实上也有,但我总觉得比葱兰少点)。我猜是因为它不适应拥挤,一旦生长繁密,最好还是分株。加之夏日万物热烈,大片白色看上去也比红色要顺眼得多。此外又有一种小韭兰Zephyranthes rosea,比之略小,色更艳,据说有香味。我见过的韭兰都没有香味;凑近了闻,什么都没有,唯独花粉沾染到鼻子上,黄澄澄的,颜色倒很浓烈。

“韭兰”“葱兰”是什么,能吃么?

韭兰与葱兰都不怕热。来自中南美的植物多如此,它们喜欢雨林一样湿热蒸郁的感觉。最热的桑拿天里反而最能见它们的欣欣向荣,大概是因为叶片狭长,蒸腾面积小,所以不容易蔫。要是有院子,可以尝试种一种——即使要出门远行,也不太需要担心无人浇水,它们会挂。不会的,靠天吃饭,仍能活得下来。非要说缺点的话大概是花期短暂:除了一整个暑假,别的时候,都静悄悄。无甚可观。

“韭兰”“葱兰”是什么,能吃么?

哦对,忘记说为什么它们叫「风雨花」了。据说是因为夏日大风大雨过后,百花凌乱,惟有韭兰和葱兰开得格外好。我可以作证这是真的。多年前楼下花园里即有一片葱兰,每每落大雨,我便趴在窗台看它们——大树与草丛都被滂沱雨水浇得抬不起身,但洁白的月亮花却不以为然。摇来摇去,就是不低头,个个都很精神。

柔弱亦是力量。

【植物档案】

韭兰(风雨兰、风雨花、红花菖蒲莲、红玉帘……)

学名:Zephyranthes grandiflora

英文名:red rainflower/rain lily

石蒜科 葱莲属

葱兰(葱莲、玉帘、菖蒲莲……)

学名:Zephyranthes candida

英文名:rainflower/rain lily

石蒜科 葱莲属

——葱莲属的另外几个

1. 属名Zephyranthes由古希腊语里的西风之神「Ζέφυρος/Zephyrus」(仄费罗斯)+anthos(花)而来。还记得波提切利的名画《维纳斯的诞生》么?鼓着腮帮子在旁边吹气的就是西风之神。他也是花神Flora的情人。

2. 葱兰、韭兰喜暖,故北方不宜露地种植。南方暖热湿润地带是首选。

3. 除葱兰和韭兰外,另有多种其他观赏植物,形态相近,但在国内鲜见。如黄色花朵的黄花风雨兰Zephyranthes citrina,以及更多异色、重瓣品种。

4. 除韭兰、葱兰外,上述的其他葱莲属植物在东亚大陆几无分布。是啦我知道它们长得和萱草、石蒜、射干……很像,但绝非同种。评论区要是出现「这个颜色的我家明明有」的,基本可断定是看帖不认真,都该打板子。。。